橙子_Author

Follow your heart💓

想就牵着你的手
到我们的梦中梦游
💓
【HI室友 截图重修】
【禁一切】

等等...这是什么躺法,🐰是半个身子压在脆脆鲨身上吗??
🙊

【君王权贵】梦(丧 预警)

*大晚上不知道在写啥系列

*君王权贵锁了钥匙我早就吞了

*禁止别家来ky麻烦圈地自萌

*勿扰正主虽然是现实向但不上升真人!

*不上升真人!

*不上升真人!

*如果觉得写的不好别骂他们骂我

*真实xxj文笔

*希望网络暴力可以远离所有人🙏



李权哲站在天台上,这栋楼废弃很久了,显得破败不堪。


其他六个人该去拍戏的拍戏,去商演的商演,去训练的训练,全公司上下只剩他一个人。


耳边回荡着网络上的谩骂声,天台上,李权哲泣不成声。


【我...对不起你们....】


李权哲看着远处的天空。


天台上的风很冷。


心很凉。


纵身一跃,他突然看到天台边上探出的头。


那是毕雯珺吗。


他不是在忙吗....


算了我跳都跳下来了,还管那些做什么。


他在说些什么...


我知道他很在乎我。


我也知道我这样做对不起他,对不起他们,对不起所有人。


但是我真的坚持不住了。


对不起....



耳边的风声止了,躺在病床上的李权哲突然惊醒,看着旁边同样满头大汗的毕雯珺。


“雯珺哥。”


“权哲。”


毕雯珺抓住他的手,等着他先开口。


“我梦到我死了...我梦到我跳楼了....”


毕雯珺久久没有开口,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和李权哲做着同样的梦,半晌,才说出一句话。


“你还有我呢。”


END


你有着吸引所有人的外表
但只会给我抱

【乐华七子】房间

*真实的xxj文笔
*其实本来想写全员但是最后就写成了珺权和毕廷
*神七还要一起走下去
*接受嫌弃接受批评
*不喜欢别骂他们骂我
*承蒙关照,不叨叨了。

「我不是人类。」
「我没有资格对任何一个人类动心。」
「我也不能对任何一个人动心。」
「哪怕只是朋友。」
「我都会遭到比流放到人间更残酷的惩罚。」

“雯珺从86开始坐。”

“我希望我们还可以想刚来的时候那样单纯,那个时候的我们很好,以后可以变得更好。”

宣布最后排名的时候,站在毕雯珺旁边的钱正昊抱住了毕雯珺。

“昊昊我想哭了。”
“哭什么不许哭,一会正廷哥,justin,丞丞哥就要过来了,不许哭。”

毕雯珺眼里含着泪面对着出道的九个人。

笑的很甜。

心里很苦。

三个人抱住他,还有李权哲扑到他身上的时候,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,丁泽仁和黄新淳在旁边帮忙递纸,七个人紧紧抱在一起。

后来回了公司,毕雯珺常常对着窗外发呆。

“正廷啊,原来没出道的滋味这么难受。”
“又想什么呢,不要瞎想了,明天就要去录节目了,赶紧起来排舞。”

第二天录制快本的时候,彩排的毕雯珺又开了小差。

“雯珺,是怎么了,不舒服吗。”
“啊没事,谢谢何老师。”
“正廷,你看看雯珺,我觉得他有点不太对,要不我们待会再继续。”

朱正廷把毕雯珺拽到台侧。
“雯珺,你最近怎么了,你告诉我,有什么事我们一起担。”
“没事,就,到了一定的时间,所有事就都不是事了。没事,大家都还等着,快走吧。”

自此以后,不仅是朱正廷,其他人也看到了毕雯珺常常有一些异常的举动。

“雯珺哥,干嘛呢?”
“啊,没事。”
“刚才.....”
“诶,十二点了,我饿了,权哲我们去吃饭。”

所有人提心吊胆的陪着毕雯珺过了九年。

九年过去了,毕雯珺的身体开始不对劲,免疫力大幅度下降,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说,“我每个月感冒一次,每次持续30天。”

“雯珺你咳血了。”
回到家的朱正廷看到毕雯珺躺在床上侧着身子咳嗽。
“别告诉别人。”
“你傻啊,我不告诉大家早晚会知道的。”
“我没事,可能就是最近太累了。”
“雯珺。”
“放心我真的没事。”
“那我给你放一杯水在这,门,门我就留一条缝,权哲一会就回来,你要不想让他知道就安安心心的睡觉,好好休息,明天难得休息一天我在家做饭。”

毕雯珺点点头。

他知道这是首领对他的惩罚。
他尽量不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,抱着李权哲送他的仓鼠睡着了。

李权哲回到家的时候,朱正廷看着他进了房间,突然瞥到床头柜一张沾了血的草纸。

朱正廷的心突然提到嗓子眼,李权哲拿着纸出来的时候他更是紧张到不行。

“哥,这怎么回事。”
“我...就是,刚刚雯珺...”
“雯珺怎么了?”
“咳血了。”
“怎么就咳血了呢?”
“可能是太累了,我,我让他先睡了。”

李权哲看着朱正廷,转身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毕雯珺。
“正廷哥,你难道不觉得,雯珺这么多年来一直很奇怪吗,就说不出的奇怪。”
“按理来说,应该不会是当时偶练的困扰,而且现在雯珺的资源不比出道成功的任何一个人的资源少,所以我就真的不知道是为什么了。”

李权哲举起手机,点开了前一阵子在微博收藏的文章。

[在另一个星球的另一种生物,常把地球称作一座硕大的监狱.....]
[投放期为三十年,首领会根据他们这二十九年在地球的表现,决定最后一年是否能平安度过.....]
[刑期满,返回星球的时候,所有的记忆都会被抹去....没人会再记得他.....]

“所以,雯珺不是人类是吗。”
“我.....”
“正廷哥,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。”
“你还记得,九年前去录节目,他和我说,到了一定的时间,所有的事,就都不是事了,他,29了,最后一年....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干了什么现在会这样。”
“除非他对人间开始留恋。”

很少在队友面前哭的朱正廷又忍不住眼泪,趴在李权哲的肩上。

后来的一年里,虽然身体上不允许他再高负荷的工作,但是毕雯珺依旧坚持着跟着其他六个人飞来飞去。

后来的某一天,回到公司后,毕雯珺意识到他在地球上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他把朱正廷叫到空无一人的练习室。

“正廷,我要走了。”
“怎么了,说什么胡话呢。”
“我真的要走了。”
举起忽明忽暗的手,朱正廷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,迎接这一天,但是突然到来的时候,还是会很难受。

“正廷,我不是人类这件事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对吧。我的时间不多了,我要和你说完剩下的话。”
“不....雯珺....你别走...不要.....”
“我们的首领说,地球是一座硕大的监狱,如果我们当中有一个人犯了错误,就会被投放到地球三十年,我很高兴在我21岁的时候遇到了你们,但是挺遗憾的公司十年的合约我没能一直坚持下去,正廷,带着其他五个人一起走下去吧,最后一年了,带着我的那一份走下去好吗。”
“不行,雯珺,我告诉你乐华七子缺了谁都不行,你不能走!”
“那你就等着我再犯一次错误吧,哦不对....他们会把这三十年的记忆都删除掉...我就再也不会记得你们了.....”

朱正廷第一次在毕雯珺面前哭的这么厉害。

毕雯珺也是第一次这么决绝的离开一个人。

一个陪了他9年的人。

精灵也有感情。

和人类一样。

毕雯珺走了,留朱正廷在原地站着,看着他消失的方向,失了神。

“雯珺哥呢?”
“走了。”
“我才刚回来!”
“回家吧。”
朱正廷把急匆匆赶来的李权哲拽上了保姆车。

“安全带系好,回家之后吃完饭记得练歌。雯珺让的。”

朱正廷说完带上眼罩和耳机睡过去了。

“你确定要把你在他们的记忆中抹去吗。”
“我确定。”
“你想好了?”
“想好了。”

2040年

“大家好,我是乐华娱乐的毕雯珺练习生,今年21岁,我来自辽宁抚顺。”
“你自己吗?”
“啊对。”
“我看你特别眼熟,特别像我以前一个学生。但是就是想不起来了。”
“是吗,可能是长的太像了吧,我在来这里之前也参加过好多节目了,但是都没有出道成功。”
“哦~是这样,好,话不多说,请开始你的表演。”

“爸爸!你看!这个哥哥长的好好看!”
朱正廷看到屏幕上的毕雯珺,突然愣了神。

“有点眼熟。”
“爸爸,这个哥哥是不是和你一起拍过戏啊。”
“哪有,他才刚进公司。”
“但是这个哥哥好好看,又高又瘦。”

“爸爸好像在哪儿见过他,可就是,想不起来了,真的觉得挺眼熟的。”

女儿也到了追星的年纪,朱正廷就没有多管,时不时也和女儿一起看他,为他投票。

“恭喜,C位出道的是,乐华娱乐,毕雯珺练习生!”

屏幕前的朱正廷笑了,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笑的很开心, 或许是自己公司的,或许,只是看他眼熟,再或许,可能对他有种特殊的感觉。

“正廷哥好,我叫毕雯珺,我刚进公司没多久,有什么问题,或者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还请多担待。”
朱正廷点点头。

“诶,我们照一张照片吧,我们有一个传统,就是有新的艺人进了公司,我们都要合一张影的。”
“啊,好啊。”
“快去叫那五个。”

「在这温暖的房间 我于是慢慢发现」
「相聚其实就是一种缘 多值得纪念」
「在这温暖的房间 我们都笑的很甜」
「一切定格在一瞬间」

END

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敷衍我的十个粉丝。